分类 罔思 下的文章

今天,2018年11月8日,晚上9点多。终于在吃完晚饭后,带着憋了一天的小花狗出门溜达了。

在楼下不远,每天经过的地方,小花狗满心欢喜地冲了过去,晃荡、撒尿、东闻西嗅,这是他的日常。今天,我突然却被一阵撕咬声惊到。原来,常在附近的几只流浪狗又聚集在一起了,这次它们瞄上了我狗。

还好我狗是从小练到大的跑路狗,一见气氛不对就跑到了我身后。我也立刻驱散了这群可恶又可怜的家伙。

不禁联想到前几日,得知我狗和另一个小花狗的四个子女中最后存活的那一个小可爱,竟然也早已不在了。小狗狗的生命还真是廉价而脆弱,没人能保护好它们,就连它们的妈妈也无能为力。

我狗小时候也是几个兄弟姊妹中最胆怯、最温柔的那一个,要在真正的自然界,恐怕早也就死在哺乳期了吧,哪能像现在这样,虽然不怎么快乐倒也能安全地过着温暖的小日子,在嬉笑怒骂中,迎来他两岁的生日。

有你的这两年,真的挺好。